放开了丹尼尔的脖领子杨逸挥着手道尼尔挂上了

分享到:
 丹尼尔坐上了车,卡迪普尔立刻按照约定的开车就走。
 
    坐上车的丹尼尔脸色突然有些变化,虽然只是被路灯照了那么一下,但杨逸敏锐的捕捉到了丹尼尔的脸色变化。
 
    凯特刚要开口,杨逸确实突然大声道:“琼斯先生死了!珍妮死了,瑞恩也死了,还有威尔斯,除了我们几个其他人都死了,你都干了什么!混蛋!看看你做的好事!”
 
    丹尼尔立刻就惊呆了,然后他颤声道:“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会这样……”
 
    凯特和卡迪普尔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然后凯特的眼神立刻开始变得凶残起来。
 
    丹尼尔一脸的惊慌,他看了看杨逸,再看了看扭头往后死盯着他的凯特,颤声道:“是真的吗?是真的吗?大家都……死了?为什么?”
 
    杨逸怒道:“为什么出卖我们!”
 
    丹尼尔一个激灵,大声道:“没有!我没有!”
 
    杨逸一把揪住了丹尼尔的衣服领子,然后他恶狠狠的道:“那就说说你到底干了什么!混蛋!”
 
    丹尼尔愣住了,先是满脸错愕,然后终于颤声道:“我,我,我偷偷卖了个情报……”
 
    杨逸一声如释重负的长叹,而凯特却是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咆哮,然后她从座椅上探出了身子,一把就揪住了丹尼尔的衣服。
 
    “你自己卖了个情报!”
 
    凯特的表情狰狞至极,杨逸沉声道:“凯特,放开他,先把话说清楚,丹尼尔,告诉我你都做了什么,快说!”
 
    丹尼尔带着哭腔嗫喏道:“我,我看到下载的资料里有我们不需要的资金往来记录,但那不是雇主要买的,我觉得那份资金往来的清单很有用,可以看出来艾格托尼公司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清白,艾格托尼公司,是,是洗钱的……”
 
    什么都明白了。
 
    杨逸颤声道:“琼斯先生不是让你把不需要的部分全都删除吗?法克!你这个混蛋都干了些什么!”
 
    丹尼尔哆哆嗦嗦的道:“我想,我想,或许能把这个情报单独卖出去,对不起,我需要钱,我需要很多钱,所以我就,就偷偷留下了一部分资料,我以为会有人对这个情报感兴趣的,于是我就把情报挂在了暗网上,我,我没想到后果会这么严重,其他人,真的,真的死了吗?”
 
    凯特一拳就打在了丹尼尔的头上,丹尼尔被打的一头就磕在了车窗玻璃上,然后他捂住了自己的头垂了下去,哭喊道:“对不起,我没想到会这样的。”
 
    杨逸伸胳膊阻止了凯特继续去打丹尼尔,然后他急声道:“是谁!艾格托尼公司的幕后金主是谁,艾格托尼公司是替谁洗钱!”
 
    丹尼尔大吼道:“军火集团!艾格托尼公司替一个军火集团洗钱,除了洗钱,如果遇到优良资产他们还进行真正的投资!是马瑟尔集团,马瑟尔军火集团!”
 
    杨逸看向了凯特,凯特颤声道:“马瑟尔家族,军火黑市上最大的军火商之一,上帝啊……”
 
    惹上了不能惹的人,军火集团,还是最大的,一切都完了。
 
    杨逸的心凉了,他颤声道:“你这个蠢货!丹尼尔,你这个蠢货,你把我们都害死了,人家几十亿的大生意你也敢去把黑幕捅破?几十亿啊,难道你觉得人家不敢杀人吗?你就这样,就这样把人家几十亿的大买卖给卖了?”
 
    丹尼尔嗫喏道:“我还没卖,我只是把这情报挂在了西塞罗家族的情报暗网上,标价十万英镑,标注了,标注了艾格托尼公司的幕后金主,有确凿证据可以证明,但是,这个情报还没有卖出去就被暗网下架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第二十五章 我自己来
 
    欲哭无泪,万念俱灰,愤怒,伤心,绝望,恐惧。
 
    种种情绪交织在一起疯狂冲击着杨逸,让他一时间竟然有些痴了。
 
    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而这是几十亿的生意,几十亿的大生意啊,就让丹尼尔这么一个看似无害,却因为太过愚蠢的家伙而面临着被毁掉的危险,换了你,你杀不杀人?
 
    突然间,杨逸觉得约翰.琼斯他们死的一点都不冤,谁让他们有个丹尼尔这样的猪队友呢。
 
    窃取了人家的商业机密没关系,无非是损失一次收购案,但是揭露人家的幕后金主,这就是刨人家的根啊,你断人家的根人家就杀你全家,哪里不对了?
 
    杨逸一伸手揪住了丹尼尔的脖领子,然后他失魂落魄的道:“你把情报挂在了暗网上出售,还标注了艾格托尼公司的幕后金主是马瑟尔集团?你卖的只是证据?”
 
    丹尼尔急声道:“没有!不是!我的标题是出售艾格托尼公司的幕后金主情报,有确凿证据,就是这些。”
 
    杨逸呼了口气,然后他颤声道:“你就没想想,人家做着几十亿美元的生意,你把这么重要的情报卖出去,人家会杀了你吗?”
 
    “我觉得他们找不到我们……,对不起,我没想过后果会这么严重。”
 
    丹尼尔看起来也是吓坏了,凯特一语不发,而卡迪普尔却是痛苦的呻.吟了一声,然后极是绝望的道:“我们完了,我们全都完了,死定了,这次真的死定了……”
 
    凯特低声道:“那么内鬼不是我们之中的人,是谁?”
 
    杨逸突然没好气的怒吼道:“还用问吗?西塞罗家族!是西塞罗家族!”
 
    杨逸的情绪有些崩溃,所以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放开了丹尼尔的脖领子,杨逸挥着手道:“丹尼尔挂上了马瑟尔家族的情报,然后,西塞罗家族发现迅速撤下了这条情报,马瑟尔集团的人迅速派出杀手来清除后患,这还用想吗?”
 
    凯特低声道:“可西塞罗家族的信誉一向很好的……”
 
    杨逸怒道:“你那里来的自信?你哪来的自信!马瑟尔集团是什么?是最大的军火走私集团,你们是什么?几个人,几个人的他妈狗屁商业间谍!你们一年有二百万英镑的任务就觉得很满足了,人家一年几十亿!怎么比!在最大的军火集团和你们之间,怎么选?你自己怎么选!还有,难道你们认为自己和西塞罗家族有关系,而世界上最大的军火走私集团会和西塞罗家族没任何联系?”
 
    杨逸的口气很不好,因为他觉得自己的理想还没正式开始就要夭折了。
 
    总之,就是死定了。
 
    杨逸一脸绝望的瘫在了汽车座椅上,然后他失魂落魄的道:“很明显了,我们是被西塞罗家族的联系人出卖的,起因是丹尼尔损害到了马瑟尔集团的核心利益,现在,马瑟尔集团要干掉我们,西塞罗家族同样得干掉我们,就算是为了维护西塞罗家族的声誉,他们也一定得干掉我们。”
 
    丹尼尔哭泣着道:“怎么会这样,对不起,我没想到后果会这么严重。”
 
    杨逸叹息着道:“琼斯先生,他看起来很睿智的,他怎么会犯这种错误,把你这种自私又愚蠢的家伙放在自己的队伍里,而且还那么信任你?”
 
    丹尼尔捂住了脸,开始更大声的哭了起来。
 
    卡迪普尔颤声道:“我们联系西塞罗家族的人,告诉他们,我们愿意把一切交出来,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丹尼尔没来得及出卖情报,或许,还可以放过我们的……”
 
    杨逸叹声道:“就算他们相信你所说的,相信我们以后也不会出卖马瑟尔集团的情报,好的,假如是这样,那么西塞罗家族呢?歌唱家是西塞罗家族的合作伙伴,在更大的利益面前,西塞罗家族毫不犹豫的抛弃了我们,那么其他间谍怎么想西塞罗家族?换句话说,西塞罗家族肯让这种情况发生吗?别想好事了,就算马瑟尔家族肯放过我们,西塞罗家族也必须得干掉我们的。”
 
    凯特很伤心,但这时,她却一脸倔强的道:“那我们怎么办?就是等死吗!”
 
    杨逸失魂落魄的道:“我认为,找个舒服的死法让自己免于承受折磨在痛苦中死去是更加明智的选择,你有更好的建议吗?”
 
    凯特沉声道:“西塞罗家族,马瑟尔集团,不管是谁,想要杀我要付出代价!”
 
    杨逸捂住了自己的脸,他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后,颤声道:“我们的敌人是庞然大物,还是两个,你高兴就好,随便你怎么选了。”
 
    卡迪普尔极是绝望的道:“我们跑吧,离开伦敦,离开英国,躲到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
 
    杨逸低声道:“你回到印度,去找个小村子住起来或许他们就真的找不到你了,前提是你能离开伦敦,祝你好运吧,伙计。”
 
    凯特怒道:“难道就什么都不做等死吗!”
 
    杨逸苦笑了一声,低声道:“我的建议是给自己找个舒服些的死法,我说过的。”
 
    凯特大声道:“罗斯!你是我们之中最聪明的,你得振作起来,想个办法!”
 

欢迎转载红树林娱乐注册平台_红树林娱乐注册平台登入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红树林娱乐注册平台_红树林娱乐注册平台登入 » 放开了丹尼尔的脖领子杨逸挥着手道尼尔挂上了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