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海中陡然灵光一闪突然间脸色一片煞白

分享到:
“这次回来,是有事情,还是,先做完事情,拿到东西再说吧。毕竟,已经拖不得了。”落魄男子淡淡的笑了笑。
 
    身子飘飘忽忽的进入城门。
 
    ……
 
    云扬等人正在喝酒扯皮的时候,突然间……
 
    砰砰砰……
 
    大门被敲响了。
 
    有人在外面叫道:“请问,请问云公子在家么?”
 
    现在已经是深夜时分。
 
    老梅眉头一皱,道:“这声音有些耳熟……嗯,是公子您那天救得的那个陈三的声音。”
 
    “陈三?”云扬眉头一皱:“这么晚找来,定然有急事。快让他进来。”
 
    不多时,陈三急匆匆进来,噗通一声跪下:“公子,公子救救我的兄弟们……”
 
    噗噗噗连连磕头。
 
    云扬皱眉道:“怎么回事?你且站起来说话。”
 
    云扬清楚地看到,陈三走路一瘸一拐,脸上也满布横七竖八的刀疤,只是,那刀疤却似乎有一段时间了。
 
    “陈三……”云扬眼中有一丝明悟:“日前的残兵参战之役,你也去了?”
 
    陈三愣了一下,惭愧道:“公子明鉴,陈三确实去了战场,却就只得一场接敌,非但没有砍杀一名敌人,反而落得遍体鳞伤的回来……真真是为公子丢脸了……”
 
    云扬肃容道:“这是什么话!大丈夫有所不为,有所必为,你尽心赴战便是铁血男儿,斩敌与否反倒是末节。跟你一起去的兄弟们,可都回来了么?”
 
    陈三眼眶一红:“公子,陈三正是为了这件事而来……我们当年退伍后,便聚集在一起居住生活,大家守望相助,日子苦点却是和睦……这一次出战,我们那一片,也出动了四十三个人。之前一战损失了十一个兄弟,还有三十二个人侥幸归来。”
 
    “但这几天……这些兄弟却不断有人失踪,一开始几天,我们只以为是出去找战后同僚聚首叙旧,但连日来失踪的人越来越多,而且全都是曾经参战的老兵……”
 
    陈三声泪俱下:“截止于今晚,已经有九个人失踪了……我们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却隐隐都感觉到,失踪的那些兄弟恐怕是再也回不来了……”
 
    他的浑身都在哆嗦,作为一个社会底层的残疾老兵,他的世界,就那么大;唯一认识的上层人士,就是在他自己被人欺负的时候,拔刀相助的云扬。
 
    如今出了这等事,来找云扬帮忙,已经是他犹豫许久之后,做出来的最大努力;也是他心中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
 
    云扬豁然站了起来,眼中厉芒闪烁:“大量老兵失踪?!”
 
    一股凶煞之气,突然汹涌而出。
 
    距离云扬较近的冬天冷等四个人,无不例外,尽都激灵灵的打了个哆嗦。
 
    这样滔天的杀气,怎么会从云扬这么一个世家公子身上发出来。
 
    那简直就是尸山血海的气场氛围!
 
    “我去看看!”
 
    云扬站了起来。
 
    “我们一起去。”
 
    冬天冷等人也一起站了起来。
 
    “你们不用去。”云扬沉静的说道:“人多,目标太大。若是当真有需要你们帮忙的时候,我自会出声,不会和你们客气。”
 
    秋云山一拍胸脯:“老大你放心!到时候只要老大一句话,要人出人,要钱出钱,要力出力!”
 
    云扬一挥手,带了方墨非和老梅,直接出门而去,丢下一句话:“你们暂且自己玩耍吧。”
 
    ……
 
    一刻钟之后,云扬一行人已经出现在城南,来到一片看起来很有些荒凉的住宅区。
 
    这片区域内的每一间房屋都是非常破旧。
 
    虽然已经是深夜,但是,当陈三带着云扬走进这个院子的时候,依然能够看到,里面有二十三条大汉,整齐的站了起来。
 
    这些汉子无一例外全都有伤残在身。
 
    此外,还有周边一些瞎了眼睛,断了腿的老兵,也都随之站了起来。
 
    然而纵使是其中几个断了腿的,根本就站不稳,仍自靠墙而立,脸上尽是肃然之色。隐隐的悲愤,在这些人的脸上难以掩饰。
 
    “云公子来了。”陈三的声音很振奋。
 
    “请公子为我们做主!”所有人齐刷刷的同时跪了下来。
 
    “大家快起来。”云扬心头一热:“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先说说,我们来分析一下事情始末,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云扬招呼下,众人迅速围坐成一圈,七嘴八舌的讲述事情过程。
 
    方墨非身子一飘,已经上了房顶。
 
    有方墨非这位七重山巅峰的高手警戒,在这种地方已经算是万无一失。
 
    随着众人的不断诉说,云扬渐渐将当前这状蹊跷事理出来一个大致轮廓。
 
    连续九天,每一天,都有一个残兵失踪,而且,全都是从这一片失踪。
 
    要说大家都是一个战壕、百死余生的战友,心意相通、默契自生云云乃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可是在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之中,云扬意外发现,那失踪的九个人,却是仅止于相互之间感情最好,最为默契而已。
 
    不,更准确一点说,除了他们九个人之外,他们与别的这帮老兵,交情只属一般;然而对于彼此,却是真正的剖心剖肺。
 
    与他们情感最好的,现场剩下的这些人之中倒也还有两个,而此刻,也正是这两人显得最为焦急。
 
    但云扬也从这两人口中确认,他们虽然与失踪的那九人情感极好,却仍旧远远比不上那九人之间的情谊!
 
    “莫名其妙失踪……”
 
    云扬眉头紧紧的皱着。
 
    “一天失踪一个……”
 
    “但从前天开始……就没有人再失踪了……”
 
    怎么会有这等诡异的事情?
------------
 
第一百一十七章 神魂幽途,血肉冥路
 
    失踪,多数发生在小孩子身上,又或者是针对富家公子小姐的绑架勒索……
 
    却极少会发生在成年男子身上,尤其还是这些身无长物的残兵,过得穷困至极,勉强能够维持生活温饱的残兵,就算是绑架勒索,甚至勒索成功,又能获得多少利益?
 
    更离谱的还在于是连续九天,先后绑架了九个人!
 
    这是个什么说法……
 
    云扬的思绪突然间停住,脑海中陡然灵光一闪,突然间脸色一片煞白!
 
    九!
 
    九天!
 
    九个人!
 
    为什么是九天?
 
    为什么是九个人?!
 
    云扬突然想到了一种可怕的可能!
 
    他艰难的想了想,道:“大家都先回去吧,若是我估计没有错误;以后应该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情了。”
 
    陈三道:“公子的意思是?”
 
    云扬长长叹息:“这件事内中别有玄机……应该是涉及到一种邪恶的秘法,那秘法需要九个人方能启动。我大概已经知道此事的因缘所在了,说句老实话,我更希望是我猜错了……否则……后果真的很严重!”
 
    他从怀中取出来一个包裹,很是有些艰难的将之解开,里面乃是黄澄澄的金子;然而云扬却从来没有发现,这黄金的颜色,竟是这般的刺眼!
 
    轻声道:“那九位兄弟的家人就拜托各位兄弟帮手安置了,代我将这些金子送过去。”

欢迎转载红树林娱乐注册平台_红树林娱乐注册平台登入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红树林娱乐注册平台_红树林娱乐注册平台登入 » 脑海中陡然灵光一闪突然间脸色一片煞白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