岂不就是天下太平纵使江山如画

分享到:
    按道理来说,光是朝廷方面,诸如宗正府,刑部,几个皇子,乃至朝堂上文武军政双方,御史们闹得最凶的时候,各自攻讦撕逼才对。
 
    你攻击,我要保,来回拉锯;就在这样的争执之中,慢慢的往前挖掘,才是正当现象。
 
    然而现在却是……
 
    这么大的事情,竟然没有掀起半点浪花。
 
    这代表了什么?
 
    这代表了,这些本该发生的事情,全部被一只大手压了下去!
 
    生生地压了下去!
 
    可是,在京城,谁有这样的能量呢?
 
    云扬深深吸了一口气。
 
    不管怎么说,青云坊的事情,总算可以告一段落了;只要这四个纨绔还在天唐,至少在短时间之内,四季楼会投鼠忌器,等闲不敢妄动。
 
    毕竟前前后后已经在青云坊这件事上折进去了五个人。
 
    光是后续的应对对策,也够他们想一会子了。
 
    “终于可以轻松一下……”
 
    就在云扬这么想的时候,在数万里之外……
 
    一个充满了云雾笼罩的悬崖之上。
 
    一个灰衣人,正静静的坐在那里。
 
    在他的身上,挂着五六条粗大的铁链,色泽暗红,中间,还有一条条暗红色的什么玄兽筋。
 
    两条锁链,从他的两肩琵琶骨穿过。
 
    第三条锁链,从他的胸口穿过,将他的脊柱缠了两道,再延伸出去,延伸到一个深不见底的山洞里……
 
    就算这样,还不足,在他的两条腿上,还各自有一条同样的锁链。
 
    这个人承受的折磨,可想而知。
 
    当他现在一脸恬淡,坐在石桌前,慢悠悠的沏茶,喝茶,面对着浓郁不透风的云海,脸上,依然是一片从容。
 
    一道白色身影,从云海中腾云破雾而来,所过之处,如山如岳的云海自然而然分出一条道路。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心不冷,茶未凉
 
    就像是天上的仙人,从容降落,衣袂飘飘,说不出的出尘脱俗。
 
    但是他的脸上,却戴着一副金光闪闪的黄金面具。
 
    让人看起来极尽冰冷酷寒之能事,倍觉心底发憷。
 
    他翩然飞来,落在山崖上。
 
    目光闪动,看着被铁链锁住的灰衣人,眼中露出柔和的笑意:“顾兄,一别多年,风采如昔,小弟也就放心了。”
 
    灰衣人淡淡的说道:“若是摘掉这几条锁链,我会让你知道,我的风采,更胜往昔。”
 
    白衣人哈哈哈一笑,白衣如雪,一尘不染,声音清雅:“顾兄原谅,这种蠢事,请恕小弟做不出来。”
 
    灰衣人也是笑了起来:“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说吧,到我这里,有什么事?又或者就只是来探望你的阶下囚?”
 
    白衣人道:“还是那件事情。顾兄应该明白,我现在为什么来找你。”
 
    灰衣人道:“不知,还请明示。”
 
    白衣人道:“当日的锁天大阵,可是锁定了天玄崖方圆千里地界;耗费了我数十年珍藏,这才将那九个小家伙的化形能力完全禁锢,从而一网打尽,你告诉我,从此可以高枕无忧了。但目前来看,情况未必那么乐观。”
 
    灰衣人眼皮抬了抬,淡淡道:“不乐观吗?你当日岂非也答应过,在那次之后就还我自由,你有做到吗?”
 
    “顾兄,你明白我的。”白衣人诚挚的说道:“你之手段堪称通天彻地,我又怎么敢贸贸然地放掉你?你应该理解我的选择才是。”
 
    灰衣人洒然一笑:“不错,你不敢放了我的。”
 
    他的眼中露出一丝怜悯:“至于那九个小家伙,其实我早就告诉过你,一切皆是天意。”
 
    “我怎么可能相信什么天意云云?”白衣人负手站在悬崖边上,衣袂飘飘,哗啦啦的响,四周云雾重新聚拢,却被他一口气完全吹散。
 
    “顾兄,当年你说,九尊归元,地覆天翻,江湖天下,独尊独揽!”白衣人一字字的说道:“当年我问你,是不是九尊就只会剩下一个人?你说,不是。”
 
    他霍然转头,看着灰衣人:“现在,你再告诉我一遍,是,还是不是?!”
 
    灰衣人微笑道:“此乃天机,不可泄露。”
 
    白衣人目光中露出来温柔的笑意:“顾兄,你是在逼我!”
 
    灰衣人垂下目光,淡淡道:“一切皆是天意注定,亦是我命中之劫!”
 
    白衣人沉默了一下,道:“顾兄,你只需要告诉我一句实话,九尊之中,哪一尊还活着?”
 
    灰衣人眉头一动,眼神凝定了一下,却还是淡淡一笑:“我只能告诉你,你找不到,仅此而已。”
 
    那白衣人一声长啸,周遭方圆千里之内的漫天云雾轰然间悉数腾空而起,如斯范围的云雾竟然被他这一声长啸,全数鼓腾了起来,直上数百丈高空,整个视野登时为之一清。
 
    只看到四周群山郁郁葱葱,却是好一幅美丽画面。
 
    “真美。”
 
    灰衣人怔怔的看着突然露出来的群山面貌,喃喃道:“这就是红尘人世……”
 
    他的眼睛,转了半圈,看着悬崖边的白衣人,轻声道:“这就是红尘人世啊……”
 
    白衣人一声长啸,将胸中郁结尽数宣泄,又恢复了最初云淡风轻,淡淡笑道:“不错,我遭遇的正是红尘人世,你遭遇的,也是红尘人世。不过,心性不同,心境不同。”
 
    灰衣人淡淡的笑了笑:“不错。人未走,茶已凉啊。”
 
    白衣人冷笑道:“所以,顾兄你这名字真的挺好;顾茶凉,只是冷眼旁观,属于你的茶,慢慢的凉下去。再也没有半点茶味。”
 
    灰衣人摇摇头,轻声道:“茶冷茶凉,茶香依旧。芬芳不散,却在人心。”
 
    他抬起头,看着白衣人:“我与你,茶已凉;但与别人,茶却还在沸腾。茶香,仍旧缥缈弥远,万水千山不减。”
 
    白衣人哈哈一笑:“顾兄,你我多年兄弟,相交莫逆;我实在不愿意折腾于你,我只需要,你告诉我这一句话而已。”
 
    灰衣人淡淡道:“茶已凉,我说的话,你还信么?”
 
    白衣人一愣。
 
    灰衣人道:“我告诉你,九尊已经全部都死了,你信么?我告诉你有人还活着,你信么?”
 
    白衣人道:“我可以买你的消息。”
 
    灰衣人轻轻叹了口气,道:“天问已死,你向谁买?”
 
    “但顾茶凉还活着!”白衣人道:“那你告诉我,九尊是否还有人活着?”
 
    灰衣人淡淡点头:“我早告诉过你,一切皆是天意!”
 
    白衣人狂笑一声:“小弟从来不相信什么是天意!”大笑一声,突然身子冲天而起,化作了天空的白云。
 
    声音如轰轰雷震,就九天之上传下来。
 
    “九尊未死,必然是玉唐人,那我只要杀尽玉唐人,岂不就是天下太平!纵使江山如画,殇之何伤,一朝满目疮痍,我心尽畅,哈哈哈……”
 
    笑声渐远。
 
    灰衣人闭上眼睛,喃喃道:“千古红尘酒尚香,一世人生茶未凉……”
 
    他萧索的身子缓缓飘起,带着五条锁链,却是轻若无物的飘进了山洞,竟然没有发出半点铁链碰撞的声音。唯有苍凉的吟哦缓缓传出。
 
    “……九尊独揽乾坤定,云雾天地任苍茫。”
 
    ……
 
    云扬走出大门的时候,正看到街道上一个三十多岁的独臂中年男人,将一个穿着花布衣服,扎着两个羊角小辫的小姑娘放在自己肩膀上,虽仅余一条独臂,却仍是牢牢地箍住自己的女儿。
 
    小丫头在父亲肩头上快乐的扭着小腰,声音嫩嫩糯糯的撒娇,洒下一阵阵银铃般的清脆笑声。
 
    汉子脸上满布毫不掩饰的宠溺之色,所有人都相信,只要这汉子有的,都会毫无保留的交给自己的女儿。

欢迎转载红树林娱乐注册平台_红树林娱乐注册平台登入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红树林娱乐注册平台_红树林娱乐注册平台登入 » 岂不就是天下太平纵使江山如画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