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老大最熟这样的一副架势转头就开始大呼小叫

分享到:
在他心里,自己的女儿就是独一无二的珍宝,就是自己最最珍贵的小公主!
 
    “爹爹爹爹,你看看那边,那边有糖葫芦啊啊……”小丫头又笑又叫地扭动着身体。
 
    “好好好……咱们这就过去看看……”汉子满足的笑着,带着自己小女儿走远了。
 
    云扬负手而立,目光似乎是悠远的看着远方。
 
    实则眼角余光全部的注意力,一直都集中在那小女孩身上。
 
    他的眼底深处,流溢出一种发自内心的羡慕。
 
    “爹爹爹爹……你看看那边啊,那边有糖葫芦啊啊……”
 
    云扬心中久久回荡这句话,嘴角亦多出一抹苦涩笑容。
 
    不要说是糖葫芦,自己这一生只怕连叫爹爹的机会都难得拥有!都不曾有过!
 
    身侧的方墨非敏感的感觉到,现在的公子身上,蓦然多了一种孤寂气息。
 
    驻足良久的云扬突然大踏步前行。
 
    径自走到那卖糖葫芦的小贩面前,云扬扔下一锭碎银子,拿了一串糖葫芦。
 
    小贩在身后叫着找钱,但云扬已经走远了。
 
    云扬将糖葫芦凑到嘴边,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那酸酸甜甜的味道,似乎一下子沁入心底,喃喃道:“真好吃……”
 
    他这么一路悠闲地往前走着,口中一直咀嚼着糖葫芦的味道,旁若无人。
 
    在无人看到的眼底深处,一抹深刻的痛楚,似乎在颤抖,迎着朝阳,眼角似乎腾起来一片看不清楚的雾气。
 
    终于。
 
    还有最后一颗糖葫芦的时候,云扬将糖葫芦的签子擦干净,连带那最后一个,一并小心地收入袖中;喃喃道:“就当……这是你们为我买的吧……”
 
    他迎着太阳,阳光的笑了笑,轻声道:“我活的很好呢。”
 
    ……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残兵失踪
 
    云扬先去了西城,在贫民窟中走了一圈;看到那些残疾的战士们一个个满脸尽是阳光笑容,心中不觉安定了许多。又去了城南,然后是城东,城西,城北……
 
    云扬走的很快,每一步,看似轻柔舒缓,实际上却已经出去了几丈。
 
    方墨非一路提着气跟着他,寸步不离。
 
    亦是在这个下午,京城的人有好多好多都感觉,自己似乎是见到了一位年轻公子,器宇不凡,俊秀挺拔,似乎……似乎有在自己眼前转过一圈……
 
    云扬脚程很快,又有轻身功夫加成,但整座玉唐城这么一圈绕下来,也已经半夜。
 
    今天一天大抵什么事情都没干,就只是转。
 
    就像是一头孤寂的雄狮,在无声无息的巡视自己的领地,带着骄傲与寂寥,满足的看着,在自己羽翼之下安居乐业的生民。
 
    回去的时候,老梅一脸菜色的迎上来:“今天秋老元帅来了……”
 
    云扬嘴角抽了抽,不是因为他我能出去转一整天,淡淡道:“怎么?”
 
    “听说你一清早就走了,老元帅勃然大怒……”老梅脸色纠结:“临走,将我们的石狮子一巴掌拍碎了。”
 
    看着破碎的石狮子,云扬嘴角抽搐了半天,终于一拍手,赞道:“老元帅老当益壮,可喜可贺。”
 
    顿了一顿又道:“你明天去定做一百只石狮子。每次放两个在这里,等老元帅过来之时,供其消气。”
 
    老梅脸上尽是愕然。
 
    您这意思是……不打算见他了?!
 
    若是老梅不知道云扬的另一重身份,此际难免会劝谏一二,可是现如今的老梅,立场早已锐变,彻头彻尾,坚定不移的站在了云扬这边,认可云扬的一切决定,就算对方是秋老元帅也不如何,是以很干脆的揭过这篇,说到了另一位访客。
 
    “铁铮将军也来过。”老梅道:“给云侯带来了几箱边关特产水果。”
 
    云扬哎了一声:“你说铁铮……自己都穷成那样儿了……还要送什么水果……水果在哪呢?”
 
    “被……被那几只小猫吃掉了……”
 
    老梅一头黑线。
 
    云扬也一头黑线。
 
    “对了,老元帅临走说啥了?……咳,你还是别转达了,我还是不知道的好。”云扬旋即便改变主意。
 
    “吃饭吃饭,吃饭是正经事。”
 
    只可惜吃饭也难得消停。
 
    正吃着,四大公子又找了来。
 
    “老大老大,哇哈哈……我又来了。”冬天冷特有的声线,便如是一道招牌。
 
    “老大!”
 
    “老大!”
 
    春晚风,夏冰川,秋云山,冬天冷。
 
    春夏秋冬,在云扬这里聚齐了。
 
    云扬叹了口气。
 
    一看到这四个家伙,就不禁想起四季楼……
 
    “就知道老大正在吃饭,我们四个正好也没吃饭。”冬天冷嘿嘿笑着,刻意的表现出一副“我和老大最熟”这样的一副架势,转头就开始大呼小叫:“管家,管家,来来,添上四副杯筷,今天,我们要尽情一醉,不醉不归。”
 
    老梅对于某货的不见外没好气的翻翻白眼,却还是去拿了。
 
    酒过半晌,冬天冷终于说起正题:“老大……你之前说那玄兽的事……”
 
    “保准!”云扬并不废话。
 
    “那……龙虎膏……真的会有问题吗?”秋云山有些犹豫问道。
 
    “已经拿到了?”云扬问道。
 
    “还没有。”
 
    “总而言之一句话,小心为上。”云扬提醒一句:“防人之心不可无。”
 
    四人慎重的点头,低头默默喝酒,心中的那份兴奋早已经消去了数成。
 
    这一夜的气氛,注定沉闷。
 
    因为云扬心情很低落。
 
    就在五个人沉默地喝酒的时候,天唐城南方,一道剑光猛然闪现,一道瘦削的身影,背上背着一个硕大的酒葫芦,一身酒气的出现在天唐城门前,目光中有些怀念。
 
    “我……又回来了呢。”
 
    也不知道,当年那个小姑娘,如何了?
 

欢迎转载红树林娱乐注册平台_红树林娱乐注册平台登入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红树林娱乐注册平台_红树林娱乐注册平台登入 » 和老大最熟这样的一副架势转头就开始大呼小叫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